昙花一现?MoviePass或成过去时

时间:2019-07-26 23:46       来源: 未知

  MoviePass这次还能否重振旗鼓并不乐观,没有雄厚的资金支持和独特又明确的盈利模式,成为“昙花一现”也不算意料之外。

  MoviePass曾经是一家“神奇的公司”,其用户只要缴纳每月不到10美元的费用,就可以每天去电影院看一场2D电影。MoviePass这种“月票”模式刚刚推出的时候,一度在业内引起轰动,被认为是院线界的“Netflix”,有望颠覆传统电影行业格局,最火的时候,MoviePass订阅人数超过500万。

  可是,在不到2年的时间里,MoviePass就从神奇陷入困局,去年7月份,MoviePass的用户纷纷表示无法购票,后被证实是由于现金流断裂导致,消息一出,其母公司赫利俄斯马西森分析公司(Helios and Matheson Analytics)在一个月内市值蒸发了99%以上。

  对于接踵而来的危机,股东们不断表示,“完全看不到MoviePass的商业模式有可能盈利的迹象”,但赫利俄斯马西森分析公司指出,公司在2017年10月11日发布过8K报告,股东现在的这些抱怨都是无端指责。公司当初的报告中已经强调过,作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MoviePass有很高的“烧钱”危险,会出现需要多次融资的情况,有可能让股东承受巨大损失。

  如今,就在2019年美国独立日前,MoviePass宣布从美国东部时间7月4日凌晨5点开始停止App服务。

  MoviePass发布的公告称,App停止服务只是暂时的,公司需要“数周时间”对App进行改进。今年3月,公司曾重新上线美元的订阅促销价,但新加了许多限制条款。同月,公司向美国证交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提交报告,解释2018年第3季度“订阅费利润估计过高”,但当时并未公布订阅人数。

  虽然公司一再强调App只是暂停服务,但在此期间无法增加新用户却是事实。公司CEO米奇·洛(Mitch Lowe)表示,“这项事宜何时做都难免有影响。但为了更新App,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这段暂停期不可避免。”

  事实上,MoviePass恐怕从一开始就是个不太容易赚钱的模式。按照设想,随着MoviePass用户数量的增加,母公司赫利俄斯马西森希望一方面影院能够与其分享随着观影人群增加而增加的收入,并给予更多的授权,另一方面MoviePass可以基于收集到的用户信息,为电影制作和发行公司提供数据广告和信息分析数据。但现实显然与理想有着难以跨越的差距——首先,按照MoviePass的模式,所有用户省下来的票钱,都要由公司“埋单”,如此一来,用户增长越多,MoviePass就赔得越多。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赔本生意”。

  其次,很多商业院线本身早已无法依靠售卖电影票实现收支平衡,大部分营收都是来自爆米花、饮料这些零食的售卖。MoviePass想和院线分账,且不说院线不会同意,就算同意了,难道MoviePass不也就是拿回了一部分原本自己投入的钱吗?

  最后,其母公司想的最有“前瞻”性的出售数据服务的愿景,可能是过于“前瞻”了,毕竟对于数据的价值,好莱坞目前仍持观望态度。归根结底,电影是一个创意产业,而创意也意味着高度的不可预测性。

  目前来看,如今真正能在市场上站稳的,是那些连锁影院本身的App。比如AMC院线的Stubs A-List,到今年6月底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86万。另一家连锁影院巨头Cinemark推出的Movie Club则在今年年初就冲破了50万用户的门槛。就连像Alamo Drafthouse这样的小众连锁影院也在准备进军这一市场,将于今年年底推出每月20美元的观影月票。

  MoviePass这次还能否重振旗鼓并不乐观,没有雄厚的资金支持和独特又明确的盈利模式,成为“昙花一现”也不算意料之外。纵观全局,虽然商业经没有念好,但是MoviePass确实为电影行业带来了一场变革,为常年拒绝转型的院线提供了一种新的模式。只是少了资金甚至是用户支持的MoviePass恐怕很难再有什么作为,虽然有许多人都拿MoviePass与Netflix相提并论,可别忘了,Netflix从去年开始也进入了用户增长乏力、烧钱过度的局面之中。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电影《小Q》改档920 等待“爸爸”任达华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