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敌当前 时不我待 欧洲电视频道联手对抗Netfl

时间:2019-07-24 15:21       来源: 未知

  流媒体市场增长迅猛。随着明年Disney+和Apple TV+加入战团,一家英国数字电视研究机构预测,到2021年年底,西欧(欧洲西部濒临大西洋的地区以及附近的岛屿共同组成的区域,包含英国、爱尔兰、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法国、摩纳哥7个国家)的流媒体注册用户数将达到1亿人,之后5年内,这一区域内的流媒体业务收入将飙升至124.7亿美元。

  尽管并不情愿,但随着迪士尼、苹果和华纳等公司旗下的流媒体服务登陆,欧洲的电视机构不得不站到同一条战线上,联手对抗这几位野心勃勃的流媒体巨头。

  欧洲这两年的烦心事颇多——英国脱欧、法国和意大利极右翼势力抬头……整个欧洲的经济格局面临割裂,但在这样的大局势下,欧洲的电视公司却前所未有地团结在一起。

  原因当然是,他们的市场正面临着前所未有且日益增长的冲击和挤占:Netflix和亚马逊旗下的流媒体服务Prime已经登陆欧洲,迪士尼旗下的Disney+、苹果公司推出的Apple TV+,以及华纳流媒体服务也已经计划在2020年将版图扩张到欧洲。欧洲的本土传统媒体势力别无选择,只有联合起来背水一战。

  今年5月底,意大利大型商业广播公司之一Mediaset 斥资3.68亿美元收购德国ProSiebenSat.1广播电视公司9.6%的股份,相应地拥有多至9.9%的投票权(不包括库存股),这一举措被认为是建立一个“泛欧洲区域”电视集团的第一步。6月7日,Mediaset宣布成立全新的媒体机构MediaForEurope,总部设在荷兰,分支将遍布欧洲。6月3日,法国媒体集团维旺迪(Vivendi)也以23.7亿美元的巨资为起点,开始拓展欧洲业务,第一笔收购是维旺迪旗下的付费电视公司CanalPlus以 11亿美元将总部位于卢森堡的M7公司纳入麾下,M7通过卫星和网络在线服务(OTT)在比利时、荷兰、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和罗马尼亚等多个欧洲国家汇集和分发本地及国际频道内容,用户数超过300万。

  在严峻的形式下,原本的竞争对手也开始合作求生。德国广播电视公司ProSiebenSat.1和RTL原本是在德国本土市场上势均力敌的对手,但这对“冤家”近期的关系却变得十分微妙——6月3日,两家公司宣布共同推出一个平台,用于在线收集和研究广播电视领域的广告盈利,结果将应用于对两家公司观众的广告精准投放。还有其他数家原本曾是竞争对手的公司,也合作推出交互视频点播(SVOD)平台,比如法国TF1频道、法国国家电视台和M6公司共享的Frances Salto,英国ITV和BBC同享的BritBox,以及总部位于德国的Joyn,背后是ProSiebenSat.1和探索频道。

  “每家公司都想全力做大,想拿到更多资金支持,想让市场国际化。”盖·比森是英国Ampere分析公司的市场分析顾问,他认为,“面对如Netflix这种规模的流媒体巨擘,欧洲的广播电视公司没有单打独斗的能力,如果不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Netflix会毫无悬念地把他们逐一击垮。”另外一家市场研究公司Enders Analysis的分析师弗朗西斯·戈达德补充,“相比传统电视,欧洲在线视频的业务规模仍然不算大,但是传统电视行业的盈利增长已经停滞很久了,如果把近年欧洲市场电视行业的收入画一条线年间这条线几乎是平的。即便是规模很大的国家级电视台,也不得不面对观众连年流失的现实。”

  与此同时,流媒体市场却增长迅猛,随着明年Disney+和Apple TV+加入战团,一家英国数字电视研究机构预测,到2021年年底,西欧(欧洲西部濒临大西洋的地区以及附近的岛屿共同组成的区域,包含英国、爱尔兰、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法国、摩纳哥7个国家)的流媒体注册用户数将达到1亿人,之后5年内,这一区域内的流媒体业务收入将飙升至124.7亿美元。

  没有哪家欧洲的广播电视机构敢和Netflix或Disney+正面对抗,毕竟惨痛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2015年,Netflix正式进入法国,本土企业CanalPlus旗下的SVOD平台CanalPlay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用户数短期内从80万断崖式下跌至20万。2018年夏天,走投无路的CanalPlay关停,这是个血淋淋的教训,没有哪个欧洲电视公司不闻之色变。以至于CanalPlus的首席执行官马克西姆·赛达今年4月份宣布上线新的在线业务时,特地明确表示,“新的流媒体内容将是Netflix的补充,无意成为其‘竞争对手’。”

  最大的问题在于,欧洲各方势力目前的“抱团”战略,是否还能在保证各自利益的前提下再进一步。市场分析顾问盖·比森总结,“欧洲各国本土的公司各有诉求,联合作战必定会牺牲一部分各自的既有利益,更何况还要面临语言、文化等多层壁垒。但他们必须尽快达成一致,解决这些问题,毕竟,大敌当前,时不我待。”